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不要靠近国乙,会变得不幸

老玩家谆谆告诫那些未入坑的新人:不要靠近国乙,可能会变得不幸。
2022-01-11 20:24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毛丽娜   
   

2022年国产女性向游戏赛道注定拥挤。相爱相杀的鹅猪二厂,先后推出自研乙游,跨年之际又相继公测娱乐圈手游;发力中重度游戏的字节跳动,2021年末登上末班车,临公测前又将女性向定位改为全性向。

叠纸手握《恋与制作人》,仍稳坐乙游头把交椅,传说中的“恋与第二部”——结合乙游与动作玩法的《恋与深空》溜粉一年半,终于有点要上线的眉目;祖龙首款女性向游戏《以闪亮之名》,对标暖暖换装,PV精致只是公测时间遥遥无期;此外还有《代号:佳人》《箱庭小偶》等女性向游戏蓄势待发。

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虽然现在看这句话不够政治正确,但仍被市场奉为金针,也确实行之有效。可乙游的另一面也越来越令人头痛:互联网世界似乎存在一种“斗争”常量,“清朗”令饭圈缄默后,这些战斗热情都投向了乙游。而被“民意”绑架的厂商,甚至还没偶像的经纪公司有个准主意,只能反复去满足那些他们事实上无法悉数满足的需求。

高高兴兴来玩游戏,结果各种争端令人不胜其烦。老玩家谆谆告诫那些未入坑的新人:不要靠近国乙,会变得不幸。

第一个“哑巴”老公

元旦假期的第一天,胡桃(化名)被一通电话吵醒。

电话那端传来略带伤感的音乐,以及一段似有规律可循的“滴滴滴滴”声。胡桃怀疑是手机坏了,听了半分钟挂断。扫了一眼来电号码,她才明白过来:这是一通来自“老公”的电话。

纸片老公给玩家打电话,已是乙游逢年过节的传统艺能。去年公测入坑《光与夜之恋》后,胡桃等这一刻足有半年,却是这么个哭笑不得的结局。

从学生时代,胡桃就痴迷恋爱养成游戏。为了攻略《明星志愿2》四大男主,她不眠不休、半个多月反复读档;打通《美少女梦工厂》系列王嫁龙嫁父嫁等不同结婚结局;买了Switch后,别人都先购入《塞尔达》等大作,胡桃则是一口气买了《被囚禁的掌心》《虔诚之花的晚钟》等大量乙游过瘾。

“《恋与》我知道但没入坑,画风实在太不戳我了。”四个野男人掀起国乙狂潮之时,胡桃正着迷于《刀剑乱舞》一边锻造养成一边搞对象。直到2021年大厂逐鹿乙游,胡桃宿命地掉入国乙深坑。

《光夜》《绘旅人》《恋与第二章》《未定》,胡桃花了一个来月体验这几款呼声最高的乙游,最终决定独宠《光夜》。“就是画风和设定比较对胃口,而且这五个男人都是我的菜。”

与只专注某个纸片老公的“单推夫人”不同,博爱的胡桃属于全图鉴党,每个男人的卡牌都要弄到手。即使她抽卡运一向不错,又会精打细算,还是一下子充了4500块。

胡桃的氪条

“我充这点不算什么,我的大佬朋友刚开服就氪到V16,扔了好几万进去。”玩着玩着,胡桃逐渐对游戏中那个名叫陆沉的纸片人动了心,“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啊,要对陆沉动心。”

陆沉的CV李元韬,正是去年引发游戏配音圈大地震的男主角。被爆料约炮、PUA的他,遭到玩家集体讨伐,由他配音的角色纷纷被“切割声带”。其他游戏还好说,有没有语音并不影响体验,而陆沉没了声音,意味着玩家的乐趣少了大半。

丑闻爆出不久,官微便发文称与李元韬结束合作,并为陆沉寻找新CV。12月初,新声优到位,官微表示即将上线的新卡牌将由新CV阿旦配音,而已经实装的陆沉语音(李元韬版)也将逐步替换为阿旦版。

以为CV风波就此告一段落,没想到新CV官宣才是血雨腥风的开始。“阿旦业务能力也太差了,我一个素人都听不下去”“换CV,要顶尖商配老师,不要阿旦”,点进超话及官微评论区,全是“陆夫人”维权的身影。

“我感觉也没那么差啊,磨合一段就好了呗。”官方对玩家行为并未作出回应,胡桃跟其他玩家一样,觉得官方是在冷处理,过了这阵就好了。没想到12月29日,官微突然发文,称阿旦所属工作室违反保密协议,《光夜》终止与阿旦的合作关系,并寻找新CV。

陆沉又哑巴了。那通来自纸片老公的电话,也多了几分嘲讽的味道。因为没了CV,电话那端的“陆沉”只能用摩斯密码表达他的爱意“happy new year my dear girl”。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真情实感搞国乙,就来了个哑巴老公。”

“老公只有我们了”

虽然北极光工作室在公告中表示,与CV阿旦解约是因其所属的配音工作室违反保密规定、工作室用小号辱骂玩家等不当行为。但大多数非“陆夫人”玩家坚持认为,这是官方在向“魔障粉丝”低头。

过去一直沉迷日乙及单机的胡桃,头一次点进国乙的超话吓了一跳。“我以为超话会像老福特一样,大家分享点梦女文学、精致美图啥的,没想到大超简直就是各家发疯现场实录。”

不止《光夜》,几乎所有国乙的官微评论区及超话,都充斥着各位“夫人”代纸片老公维权的激烈言论。从老公立绘有些崩,到老公衣服花样不够多、再到限时活动老公的剧情不如其他人多或用心等,任何一件小事都能成为“夫人们”维权的理由。

国乙主母文学

“要说我也是个老追星狗了,饭圈掐架嘴有多脏你也知道。但国乙超话不管是疯狂程度还是嘴脏程度,都比饭圈有过之而无不及。”

胡桃那位大佬朋友干脆取关了官微和超话,眼不见心不烦,获取资讯全靠公众号。她们一度以为,只要大部分人都是她们这样的理智玩家,一小撮人掀不起什么风浪。可就是这一小撮人,导致“国乙史上第一个哑巴老公”的出现。

因对新CV不满,陆夫人开始整齐划一地在评论区、超话维权。但官方显然也不愿意才找到新CV就换人,因此并未迅速作出回应。“必须让北极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作为新CV的阿旦首当其冲承担了玩家的怒火,部分“陆夫人”在他的个人微博及所属配音工作室微博下怒骂,称他水平太差毁了陆沉。

工作室的运营者也是人,看到同事被骂自然不忿,双方冲突时又总有人断章取义煽风点火,很快,阿旦的过往经历、情感生活被扒了个底儿掉。前车之鉴不少,北极光看出事态要失控,终于宣布解除合作。

“李元韬私生活不检点肯定不会再回来配了,阿旦又被踢走了,但凡有点名气的CV谁还敢接陆沉啊。”胡桃对老公重拾声音这件事很悲观,“我做好心理准备了,说不定后面的剧情里他直接被毒哑,问题彻底解决。”

CV作为纸片人的“声音”,是最容易被玩家集火的。大厂乙游对此心知肚明,一般都会选择已经拥有固定粉丝的顶尖商配CV,这也是为什么乙游老公配音永远都是那几个人。

胡桃与大佬朋友不满“与魔障粉丝共沉沦”,而所谓“魔障粉丝”们其实也满心委屈。“我为陆沉花了那么多钱,他的周边我都买了,为什么我花钱得不到应有的服务。我是玩家,是上帝,不是在做慈善,凭什么等一个不够专业的CV成长?”

与饭圈女孩“哥哥只有我了的心态”一样,在这些粉丝看来,纸片老公对于厂商不过是赚钱的一段数据,而她们却把他作为二次元中的精神寄托,倾注了大量感情。她们也坚信,“如果我们不发声,工作室就会区别对待。必须闹,只有闹他们才会正视我们的诉求”。

被玩家“绑架”的乙游

2018年末,《恋与制作人》横空出世,其破圈程度令人震惊,也改变了游戏厂商未来的发力方向。2021年大厂乙游爆发,2022年女性向游戏逐鹿,市面上的乙游及女性向游戏越来越多,但《恋与》却一直是天花板般的存在。

“你觉得这是好事吗?”每每说到售后好、重视玩家诉求,《恋与》总是榜上有名。而在胡桃那位大佬朋友看来,乙游市场的乌烟瘴气,离不开《恋与》这位始作俑者。

当年叠纸勉强算个中型厂商,手中王牌不过换装游戏《奇迹暖暖》。《恋与》的游戏性及文案深度,甚至比单机时代的《明星志愿2》还稍逊一筹。但对于手游时代的女玩家来说,已经足够了。

玩法独树一帜,是《恋与》起飞的原因之一。对玩家的“宠溺”,则是另一个让人无法割舍的因素。“出问题,道歉、发钱”,有人这样形容《恋与》对游戏内问题的处理方式。作为中型厂商,在玩家面前及时滑跪也是种增加用户忠诚度的方式。但《恋与》滑跪速度之快、补偿之丰厚,也埋下了祸根。

“人是不会满足的,退一步就意味着退一万步。现在乙游圈就是这德行,会闹的孩子有奶吃,玩家可不就越来越疯。”

乙游玩家中有不少人是追星+游戏双担身份,她们有极高的组织性,发声方式整齐划一,而且善于利用各类举报平台反制官方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厂经不起折腾,看到玩家维权立刻认怂,并附送大量补偿道具。即使是大厂,隔三差五被举报“不符合价值观”“诈骗”,也是件糟心事,不如让步保平安。诉求被满足的玩家,胃口越来越大,甚至有人为了找茬而找茬。

刚公测的女性向游戏《绝对演绎》就闹出这样的乌龙。有玩家抱怨游戏中的两个男性角色,“一看就是对基佬,是不是想让我当同妻”。但这两个男性角色压根不是可攻略对象,《绝对演绎》也不是人人皆可搞对象的乙游。

除了反制官方,乙游也沦为部分玩家党同伐异的工具,战火甚至从二次元蔓延到他人的现实生活。

春节将至,乙游照例要搞些周边产品。《恋与》的周边春联画师,在其他社交平台上认领了自己的作品。有人顺着账号翻她的过往发现,这位画师应该是秋招刚拿到叠纸的offer,她关注了《光夜》超话而没关注《恋与》。更关键的是,她是某位男星的粉丝。

于是玩家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向官方投诉,称这位画师在未官宣前认领作品的行为是泄密(此处时间线有些模糊,有人称画师是在微博官宣后认领,严格来说不算泄密)。总之,玩家维权再次胜利,客服反馈这位画师因为违反保密规定,offer已被收回。

画师若违反规定固然有错,但在举报弄掉别人饭碗后,幸灾乐祸地说一句“她校招凉了吧”,也实在令人齿冷。这样的故事不是个例,在乙游圈子里,发动群众力量踢翻某个打工人的工作并不罕见,当然,谁也不觉得自己错了。

如今的乙游圈很有点饭圈的意思,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明星是活人,还可以通过工作室或个人账号发声规劝粉丝理智追星,而纸片人做不到这一点。就算是游戏工作室出面调停,玩家的怒火只会更胜,维权行动也更疯。

胡桃的大佬朋友把所有道具All in后,退坑保平安。胡桃舍不得,但决定再不为国乙花一分钱,做个没有心的人。

今天的很多领域,消费者对自己的权益颇为觉醒,这是好事。但当其既要扮演“消费的上帝”,又要成为“会哭的孩子”,这样“孩子般的上帝”,正把世界搅得不得安宁。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