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被遗忘的六间房和花椒

当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为什么六间房和花椒还在坚守短平快、缺乏想象空间的秀场直播?
2021-10-28 13:42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任建新   
   

打包了六间房和花椒直播的花房集团,正在冲击港股IPO。

含着金钥匙出生、也抢占了行业先机,从视频网站到直播平台,为什么六间房和花椒,就是打不赢竞争对手?

当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行业从草莽时代过渡而来,瞄准电商、游戏、体育、教育等一个个功能性的细分赛道,为什么六间房和花椒还在坚守短平快、缺乏想象空间的秀场直播?

这些问题的答案,足以解释公司近年来的月活用户流失,业绩下滑乃至亏损,似乎也对公司的未来做出了预测。

掉队者联盟

如果不是因为花房集团谋求港股上市,人们可能都想不起来六间房和花椒直播的激荡往事了。

1996年,北京大学数学系高材生刘岩,进入美国罗伯森·斯帝文森公司任投资分析员、投资经理,后又在华尔街风投 中国创业投资任投资经理、顾问。这段时间,他参与了新浪网和亚信公司的融资和上市,积累了中 美两地、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宝贵经验。

两年之后,刘岩预感到宽带互联网将对社会产生巨大的改变,毅然投身互联网创业。屡败屡战,终于在2006年创立六间房。在视频网站初创期,以《鸟笼山剿匪记》等自制内容迅速崛起。

很快,视频网站进入群雄争霸时代,“落败”后的六间房,转型成为中国最早的直播产品之一。但很无奈,再度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公司在直播时代也未能进入核心头部阵营。

究其原因,还是刘岩的个人英雄主义,败在了巨头们资本+流量的通吃模式之下。

2015年,宋城演艺(300144.SZ)以发行股份+现金的形式收购六间房,定价为26亿元,增值高达68倍;刘岩进入上市公司出任董事、副总裁。

2018年完成业绩承诺后,六间房便进入衰退期,差点拖累了母公司宋城演艺。

2015年正是直播平台的风口,花椒直播上线,通过邀请当红明星入驻等形式杀出一条血路,先后拿到奇虎360天鸽互动(01980.HK)等机构的融资。

不过,花椒直播最终的市场地位,与六间房类似,原因也如出一辙。

2019年,“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六间房与花椒直播合并,一个根植PC端,一个主攻移动互联网,组成新的在线直播娱乐平台花房集团。

周鸿祎通过奇虎三六零等主体持股38.21%,为花房集团第一大股东,出任公司董事长。宋城演艺持股37.06%,为第二大股东。花椒直播创始人于丹,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去年巨亏15亿

10月25日,花房集团向港交所披露IPO招股书,交出了六间房和花椒直播的最新成绩单。

公司在招股书中引用艾瑞咨询的数据称,按累计下载量计,公司在中国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一;按2021年1-8月月活跃用户及使用时间计,排名第二。

不过,如果按截止2021年6月30日止6个月的收益计,公司在中国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三。

一方面,限定了在线娱乐直播行业,就把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电商直播平台以及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排除在外,再加上公司从PC端时代就开始积累的下载量,公司的行业排名,存在一定水份。

另外,用户排名和收入排名之间的差异,也正说明了公司业务含金量的局限。

2018年-2020年,公司收入分别为19.93亿元、28.31亿元、36.8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7亿元、1.91亿元、-15.25亿元。2021年前8个月,公司收入、净利润分别为29.60亿元、2.32亿元,同比增长25.21%、-7.93%。

2020年巨亏,直接原因为六间房业绩下滑引发的商誉减值。近3年,六间房的收入分别为12.34亿元、11.52亿元、9.5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11亿元、2.46亿元、1.42亿元。

近几年,公司的增长完全是靠花椒直播撑起来的,2018年-2020年,该分部的收入分别为19.76亿元、21.66亿元、28.26亿元。

截至目前,花房集团商誉余额仍高达7亿元,在公司2021年1-8月已经出现业绩下滑的基础上,预计全年业绩将承压。

月活流失上千万

直播行业仍然前景广阔,毕竟,这是目前移动互联网领域为数不多还有持续用户增长的几大入口之一。

但是,秀场直播,没有未来。

短期来看,秀场直播纯粹通过打赏抽成来产生收入,在直播行业的各大细分赛道中确实能最早实现稳定盈利。花房集团能够在部分年份实现盈利,正是得益于此。

但是,从快手、陌陌等竞品的业绩表现来看,这一商业模式正遭遇挑战。直播打赏人数下滑导致板块业务缩水,已经成为行业趋势。

直播行业的重心已经转向电商、游戏、体育、教育、旅游、扶贫等功能性赛道。试问,电商直播可以带货,游戏和体育直播能增强娱乐性,教育、旅游直播的文化属性正得到重视,秀场直播能提供什么价值?

况且,监管之剑还常悬头顶。2020年,花椒直播便因为“传播低俗庸俗内容,未能有效履行企业主体责任”,被有关部门约谈。

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1-8月,花椒直播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4100万名、2360万名、2720万名、2950万名,运营状况不如3年前。

平台竞争力不足,花椒直播为了继续吸引主播留存,推出了30%的全行业最低抽成规则。该公司曾对外披露,2017年活跃主播1500万,但根据公司IPO招股书,2021年前8个月平均月活跃主播仅为20万。

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降低对秀场直播业务的依赖,公司去年年底收购了面向海外市场的视频聊天交友应用HOLLA,在直播之外开辟社交业务。不过,该公司近年1-8月收入仅7177万元,尚难以挑起大梁。

【本文作者任建新,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