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鱿鱼游戏》热播,奈飞股价飙起,“坐不住的”优酷爱奇艺只能“硬舔”

《鱿鱼游戏》的成功,并不是一开始就能预料到的。但它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贴近大众市场的优质内容制作,依然能够让长视频平台在多元化的娱乐方式下,找到独有的商业化发展路径。
2021-10-28 11:03 · 微信公众号:DoNews  翟子瑶 编辑 |包校千   
   

撰文 |翟子瑶编辑 |包校千题图 | IC Photo

一部《鱿鱼游戏》,让Netflix以646.84美元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最新市值达2961.22亿美元。眼下,《鱿鱼游戏》以1.11亿的观看用户数,成为Netflix有史以来观看人数最多的剧集。不少剧迷已经替导演把第二季的拍摄安排上了日程。

《鱿鱼游戏》席卷了全球的追剧热潮,并爬上了Netflix非英语自制剧的顶峰。尽管国内没有完整剧集版权,但这难不倒那些剧迷朋友们。除了一些众所周知的追剧渠道,也有不少用户在短视频平台一小时看完了整季内容。

在该剧热映期,爱奇艺专业内容业务群(PCG)总裁兼首席内容官王晓晖接受采访时表示,《鱿鱼游戏》不适合中国,它是在反映人性中恶的一面,虽然在结局也有一些善的觉醒,但我们国家整体的大环境下,还是想把“真善美”的主流价值输出放在第一位。当前,在韩国市场,纯爱题材才是爱奇艺的优先级。

虽然市场对《鱿鱼游戏》的剧情评价不一,可面对这样一部爆款剧,试问哪个平台不想引进呢?那些嘴上喊着“不要”的长视频平台,在激烈的流量争夺赛中,还是借助《鱿鱼游戏》的IP给自己寻找“可乘之机”。

例如爱奇艺上线了精简版《鱿鱼游戏》,类型标注为原创,并通过《鱿鱼游戏》的页面,大力推广VIP会员服务。而优酷本想借助一档名为《鱿鱼的胜利》的新综艺聚拢人气,结果却因涉嫌抄袭,在全网群嘲中丢失颜面。

根据外媒的报道,Netflix内部预估该剧的影响价值为8.91亿美元,为总成本的40倍。无论是该剧导演、Netflix以及周边衍生品等都凭借这部总成本仅为2140万美元的作品名利双收。另据央视财经的报道,《鱿鱼游戏》播出后,韩国椪糖有关产品销量直接涨了3倍之多,而制作椪糖的必需品白糖两周内销量暴涨了45%,一些便利店甚至卖到了脱销。

事实上,《鱿鱼游戏》的成功,并不是一开始就能预料到的。但它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贴近大众市场的优质内容制作,依然能够让长视频平台在多元化的娱乐方式下,找到独有的商业化发展路径。

拒之门外的十年

《鱿鱼游戏》的拍摄过程并不顺利。

导演黄东赫在2009年已经完成《鱿鱼游戏》的剧本,但过去十年,韩国电视剧圈一直浸泡在粉红浪漫的甜剧创作惯性中,这样一部暗黑题材的反乌托邦剧集,以 " 荒诞和不现实 " 为由,被韩国当地影视公司拒之门外 。

而Netflix早已开始对亚洲市场,尤其是韩国市场的布局。时代财经的报道称,Netflix从2015年开始投资韩国电视剧和电影,截至2020年底,Netflix在韩国市场上的投资已达7亿美元,拥有超过80部韩国制作的节目。

Netflix和韩国的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2017年,Netflix第一部参与制作的韩剧《我唯一的情歌》播出,并未达到预想效果。但Netflix并没有放弃韩国市场,而是继续深耕合作。此后,《爱的迫降》《梨泰院Class》《机智的医生生活》等热播剧相继播出,爆款还是迟迟不来。

直到2019年《王国》的横空出世,丧尸元素让其成为亚洲爆剧,Netflix也加大了对韩剧的投资力度,市场才等来了火遍全球的《鱿鱼游戏》。

导演黄东赫曾在采访中表示,Netflix选择投资拍摄的原因是,看中了《鱿鱼游戏》中贫富分化所影射的现实状况。从某种程度来说,新冠疫情加剧了全球的贫富差距,这些变化让人们较10年前更能感受到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韩国一直不乏优秀的故事。事实上,“讲故事”深深植根于韩国文化中。“而在如今的时代,世界各地的观众都开始爱上韩国的故事、艺术家和文化。”Netflix亚太区内容副总裁Minyoung Kim表示。

《王国》编剧金恩熙曾表示,Netflix留出充足预算,创作上对本土团队充分放手。同时Netflix还引进了美剧工业化体系流程,对后期制作和品质把关特别严,对播出后未达到预期的剧,不再续签也是毫不犹豫。

拍掉六颗牙

《鱿鱼游戏》的创作者黄东赫是一个擅长“写实表达”的导演。他的作品大多取材自社会现象和各阶层的真实生活,内容贴近韩国人真实的生活状态。

他是电影《熔炉》的导演和编剧。这部电影以2000年至2004年间发生于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中的性暴力事件为蓝本,讲述这段时间内所发生的悲剧以及学校教师和人权运动者一起力图揭开背后黑幕的故事。影片一经上映,就促使韩国通过了知名的“熔炉法”,即《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改写了韩国的法律条例。

创作《鱿鱼游戏》之前,黄东赫阅读了大量关于生存游戏的漫画书。比如《诈欺游戏》《赌博默示录》和《大逃杀》。他曾在采访中说,因为自己也面临金钱问题,这些漫画书让他沉浸其中。他甚至在想,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游戏,自己会很乐意加入其中大赚一笔钱,摆脱这种糟糕的局面。

闪念间的灵感,黄东赫觉得自己作为导演,也可以拍一部这样的电影,“于是我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创造一款韩国的生存游戏,这便是《鱿鱼游戏》在2008年的最初构想。”

《鱿鱼游戏》中,也影射了很多黄东赫自己以及身边朋友的真实经历和生活状态。在他无戏可拍破产的那段日子,也像剧中的主人公奇勋一样,全靠母亲维持生计。还有一段时间,他就像奇勋一样,妄想通过赌马来暴富:“虽然我不曾像他那样偷我母亲的钱。”

黄东赫曾在采访中透露,《鱿鱼游戏》中有他自己、祖母、母亲、朋友、邻居的故事。甚至那些角色,都是黄东赫生活中“小伙伴”的名字,“成奇勋、曹尚佑、吴一男都是我朋友的名字,曹尚佑从小就跟我一起在巷子里玩耍;黄俊昊也是我朋友的名字,他哥哥就叫黄仁昊。”

“我之所以开始拍电影,是因为我看到的这些未解决的社会问题让我非常沮丧。”同样,对于这部火爆全球的《鱿鱼游戏》,黄东赫希望其兼具“娱乐性和人性的意义”,这群失败者的故事是一则“关于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寓言”。

尘封十年之久的剧本得以拍摄,黄东赫格外珍惜。他在拍摄过程中过度劳累,掉了六颗中,黄东赫甚至一度想放弃,因为他觉得《鱿鱼游戏》是很冒险的作品,结果不是大好就是大坏。

Netflix成最大赢家

“《鱿鱼游戏》势必会成为Netflix历史上最受欢迎的非英语剧集,甚至有可能成为Netflix史上最受欢迎的剧集。”Netflix联合CEO泰德·萨兰多斯曾公开表示。

Netflix在财报中披露,在9月17日上线后,《鱿鱼游戏》已成为Netflix有史以来观看人数最多的原创剧集。上线四周内全球有1.42亿用户观看,而Netflix目前的全球付费用户数为2.14亿。Netflix在财报中预计,到四季度,全球流媒体付费用户将净增850万,增至2.2206亿,同比增长9%。此外,《鱿鱼游戏》约95%的观众在韩国以外的其他国家。Netflix表示,该剧集已被翻译成31种语言,并被配音成13种语言。

《鱿鱼游戏》的成功离不开Netflix在全球化战略下的投入。2010年开始,Netflix本土市场趋于饱和,开始探索海外市场,先后进入了加拿大、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地。亚洲是Netflix除非洲外最后一个布局的市场,其中韩国是其重要阵地。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间,Netflix对韩国影视剧的投资额约为7亿美元。2021年初,Netflix负责韩国文创内容的副总裁姜东翰在Netflix合作伙伴日表示,2021年Netflix计划对韩国影视剧的投资额为5500亿韩元(约合5亿美元)。目前Netflix上已经上线了80多部韩剧。

或许,《鱿鱼游戏》终究是难以复制的爆款。对于国内长视频平台来说,与Netflix对标的不是谁在自制剧集中的投入更大,谁在海外市场布局更广,最重要的是,如何把类型化的故事做得更好。

【本文作者翟子瑶 编辑 |包校千,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DoNews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