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搜索新战场,没有王小川

机会已经出现,搜索平台、内容平台、社交平台的新老巨头们闻风而动。谁是下一个王小川?
2021-09-30 19:22 · 微信公众号:FN商业  王叁   
   

作为互联网领域最古老的战场,搜索的旧瓶里开始装入新酒。

9月24日,搜狗发布公告宣布与腾讯完成合并,搜狗将成为腾讯控股间接全资子公司,并完成退市。

自2013年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2020年9月底宣布私有化以来,双方的合并在近一年的反垄断调查后终于获批。漫长的八年中,搜索领域的战事几乎步入了尾声。

而新对手同样“姗姗来迟”。在搜狗宣布与腾讯完成合并的几天后,快手高调发布旗下搜索品牌首个Slogan:“用生活回答每一种生活”,并宣布截至8月日均搜索次数超过3亿的数据。

视频搜索早已不是新物种,但如今成为了互联网领域等待已久的破局点,新一轮“搜索大战”一触即发。

天才少年

1990年,12岁的王小川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进入成都七中的综合数学实验班。一段网文男主式的剧本人生,就此拉开了序幕。

这个实验班的选学门槛是数学95分以上的考生,王小川当时的同班同学中,有后来的腾讯COO任宇昕、B站CEO陈睿、滴滴研究院院长何晓飞和蔚来汽车技术VP庄莉。

读中学期间,王小川曾获得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发起的亿利达青少年发明奖,还因为参与几何定理机器证明而被当时的副总理李岚清接见。后来,王小川拿到了信息奥赛的全国一等奖并入选了信息奥赛国家队,又在匈牙利举办的信息奥赛上拿下了四面金牌和团体第一,并因此被点招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1999年,国内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各路创业者都在挖掘人才。创办了ChinaRen网站(人人网的前身)的陈一舟去清华校招,还在读大四的王小川以兼职身份成为了ChinaRen的技术总监。

后来,ChinaRen被搜狐收购,陈一舟带走了部分团队,但王小川被张朝阳视为不能放弃的人才。尽管王小川以读研的原因婉言谢绝了邀请,但张朝阳依然为他保留了职位:“你上学多久我可以等你,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开。”

2003年,王小川硕士毕业,在张朝阳的催促下入职搜狐。此后的6年里,网文男主依然是网文男主,但通关路上的BOSS不再是一张张试卷和一行行代码。

第一个难题来自张朝阳的任务:“给你6个人,干掉百度。”

当时的搜索市场已经是百度和谷歌的天下,在王小川后来的回忆中,“百度当时做搜索已经有五年了,而且那时百度还是一个很少犯错的公司。杀入这个特别红海的行业,回头想这是蛮危险的一件事情。”

为了做出搜索引擎,王小川精打细算。用6个人的钱招到了12个清华学弟,每天只睡4个小时,“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做到了他们两三年才做到的程度。”

但成功做出搜索引擎并不是终点,反而只是开始。面对百度,搜狗搜索引擎的胜算不大,至少6个人或者12个人的团队难以实现。王小川另辟蹊径,在2006年推出了搜狗输入法。

对比来看,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时,百度在国内搜索市场的份额迅速增长到70%,搜狗只占3%,但同年搜狗输入法的市场占比达到了80%。

2008年,王小川又开始思考浏览器业务。他认为浏览器是搜狗搜索引擎的破冰点,从搜索框切入才能掌握最重要的入口。

那一年,搜狐是北京奥运会官方新闻网站,张朝阳的战略重心在视频业务。他似乎失去了对于搜索业务的耐心,更别提浏览器。

王小川对于浏览器的执着与公司战略目标背离,代价是整个2009年搜索业务换帅,王小川只能带领团队暗中研发搜狗浏览器。

尽管在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后,王小川重掌了兵权,搜狗在“搜索+输入法+浏览器”的三级火箭模式带动下,两年中抢下了10%的市场份额,但一切都没有走上王小川理想中的正轨。就像他和张朝阳的关系,再也不是最初的模样。

斡旋自救

2010年,刚刚打完“3Q大战”的360风头正盛。周鸿祎开始频繁接触张朝阳,意图收购搜狗,吞下谷歌退出而留下的市场,进而抗衡百度。

王小川不同意,但他所有的理由都比不过周鸿祎拿出的真金白银更有说服力,何况张朝阳已经不再看好搜索业务。

缺钱就找钱,对手的对手就是朋友。王小川带着理科生的直接与执拗,连夜买票去杭州见了马云

于是,2010年8月9日,搜狐与阿里巴巴联合宣布: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发展搜狗,王小川出任新合资公司CEO。当天中午,王小川发了一条微博:“搜狗分拆,阿里注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在这次短暂的合作中,搜狐要的是资金,这也是阿里唯一能给的;阿里的目的是让百度难受,当时恰好是淘宝和百度第一次交恶,淘宝正式屏蔽了百度的爬虫搜索,而百度也将淘宝从自己重要客户的名单中清理了出去;三方中只有独立后的搜狗想的是具体业务,但话语权最低。

2013年,阿里与百度在这一年达成和解,搜狐从阿里手中买回了10%的搜狗股权,三方合作告一段落。一直在等待的周鸿祎再次上门,这次的条件更加难以拒绝:彻底整合搜狗,张朝阳成为360的大股东。

王小川还是不同意,这一次是由老同学任宇昕牵线搭桥,王小川联系上了刘炽平和马化腾

2013年9月,腾讯宣布以4.48亿美元战略入股搜狗,搜狗继续保持独立,并接盘腾讯搜搜和QQ输入法业务,在搜狗独家上线了微信搜索功能。

被打上腾讯系标签后,搜狗接连迎来高光时刻,直到2017年8月赴美上市。

2018年,搜狗全年营收11.2亿美元,净利润1.13亿美元;2019年,搜狗营收11.7亿美元,净利润1.05亿美元。营收略涨,利润微降。

2020年7月,搜狗发布公告称收到来自腾讯的收购要约;两个月后,搜狗宣布双方已就私有化交易达成最终协议,预计将在2020年第四季度完成。

然而,这次牵手未能如期而至,因市场监管层面在反垄断领域的政策趋严。直到今年7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无条件批准了腾讯收购搜狗股权案,日前,搜狗公司发布公告宣布与腾讯完成合并。

完成合并之后,搜狗部分业务将整合进腾讯看点,搜索和输入法还将保持搜狗品牌运营。

不过,王小川在搜狗上市时提出的“三年内在移动搜索业务上追平百度”,将永远成为无法实现的梦想。腾讯合并搜狗之后,王小川似乎也要离开奋斗了十八年的搜索领域。

今年3月12日,王小川成立了北京伍季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7月26日,他又成立了北京五季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持股99%。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王小川筹备多月的人工智能与中医药结合的创业项目也在搭建过程中。多家投资机构抛出橄榄枝,看好该项目未来以及包括王小川在内的技术研发团队,在创投市场优质项目紧缺的当下,王小川处于挑选方。

目前,王小川尚未明确回应未来的计划,但业内此前猜测的张小龙与王小川双剑合璧,大概率不会发生了。

技术型天才在顶级商业大佬中屡次斡旋并实现自救,但难免疲惫。

就像当年中学时代,王小川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进入成都七中综合数学实验班,但入学后经常得第一的却是庄莉。王小川后来提到,很大程度在于偏科。他一直记得政治考试中那道让他崩溃的论述题: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更加有效率。

有舍才有得,终于不用再为别人答题了。

新的对手

今年8月3日,搜狗输入法发布11.0正式版,其中更新详情显示“去除所有扰民广告”。而广告收入占据搜狗营收的九成以上,这就意味着在与腾讯完成合并后,搜狗将聚焦于产品功能。

对于腾讯而言,搜狗的价值在于“搜索+输入法+浏览器”的三级火箭体系,搜索业务则是布局多年但却难以突破的尴尬业务。

早在2010年4月,腾讯就曾成立SOSO搜索事业部,全面布局各渠道搜索事业。但在2012年,腾讯搜搜事业部就已经分拆重组,后于腾讯入股搜狗时连同QQ输入法一起打包交给了搜狗。

直到2017年,微信事业群内部成立了搜索应用部。此后,在微信生态内,有两个搜索体系同时工作,搜狗服务负责微信端口的全网搜索。而微信自己的搜索服务,则针对微信生态内的订阅号、小程序

腾讯接连错失了内容分发、短视频市场,这两年微信密集推出的新功能中,即便是获得大力支持的小程序和视频号,都没有收获匹配其功能的反响,就是因为微信自带的“极简基因”。

微信内尝试搜索业务是缓慢的试探,但新一轮搜索大战一触即发,腾讯不能再等了。

今年6月,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成立智能搜索业务部,由UC事业部总经理、书旗事业部总经理吴嘉出任负责人。与UC一脉相承的夸克,是阿里此次布局搜索的箭头。

据吴嘉透露,夸克“搜索框+AI工具”结合的业务布局,以AI引擎升级搜索质量,AI工具构建新的搜索入口,在垂直领域打造“内容+服务”的闭环。

5月,夸克更新5.0版本时曾介绍,过去一年其活跃用户量大增5倍,搜索量增长6倍,25岁以下用户占比过半。

除了BAT等老牌互联网巨头的持续押注,搜索行业进入新阶段的标志是以字节跳动和快手为代表的新势力入场,“新”的不仅是玩家,更是搜索的入口和形式。

2020年2月,“头条搜索”上线独立APP。根据抖音官方公布的数据,其视频搜索月活用户在今年2月超过5.5亿。

结合快手近日宣布的3亿日搜索量,短视频玩家入局搜索业务的依仗是自身的流量,流量的护城河是内容。

在内容平台上,当内容的数量积累达到一定的程度,自然会出现搜索的需求。短视频崛起的秘诀是依靠算法精准分发推荐内容,对于用户而言是在被动中寻求主动,搜索功能的加入则是进一步加强用户的主动权。

根据快手公布的数据,截止2021年4月,超过50%的用户都在使用快手搜索功能,每天搜索达到2.5亿次,每天有超百万部作品被用户搜索到。截止今年八月,用户日均搜索次数超3亿次,用户正养成在站内搜索的习惯。

另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内容搜索趋势报告,短视频搜索使用率达到68.7%,仅次于独立搜索平台71.5%的用户使用率。

以往是搜索平台搜集内容来优化搜索体验,如今是内容平台在现有资源的基础上加入搜索功能,更加符合“随用随搜”的用户习惯。

而这也意味着,新一轮搜索大战的核心是内容和生态,是在私域流量的基础上挖掘更多的用户价值。

不过,百度早在2018年就喊出了“全面拥抱视频时代”的口号。搜索是需求,也是习惯,而百度恰好掌握了多数用户的习惯,就坐在搜索领域榜首的位置上,等待着别人的挑战。

结语

自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并让出了30%的搜索份额后,百度迅速吞下这块蛋糕,在此后的十多年间里牢牢把控搜索市场80%的占有率。干掉百度的一定不是下一个百度,但谁敢说不是某个新物种呢?

随着5G时代的正式到来,搜索行业由图文搜索向视频搜索的变迁正在进行,“视频+”在铁板一块的互联网领域撕开了新的入口。

机会已经出现,搜索平台、内容平台、社交平台的新老巨头们闻风而动。谁是下一个王小川?

【本文作者王叁,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FN商业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