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被大麦复活的虾米,这次能走多远?

从各种买买买,到反腐、换帅、关停部分业务、转型——阿里大文娱这些年好像就从没消停过,虾米的转型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光脚不怕穿鞋”的背水之战。
2021-09-30 17:57 · AI蓝媒汇  黑羊   
   

猝不及防,虾米音乐从一个已经“消失”的音乐平台,摇身变成音乐厂牌。

还是在阿里大文娱体系内,这次转身,投奔大麦。

9月24日,大麦宣布成立虾米音乐娱乐内容厂牌,组建独立音乐演出事业部,全面推进音乐演出厂牌化运营。虾米音乐娱乐将帮助原创音乐人成长,建立新人发掘服务体系,整合线下巡演、音乐节、综艺、OST、大型演出资源。

马上到来的十一长假,虾米X大麦的组合,将在北京一家LiveHouse举办千人室内音乐演出。这是虾米转型后的首秀,橙色海报已经在网上传播,是虾米那个味儿。

虾米和大麦在阿里大文娱内部,都属于名声在外,赚钱不足的角色。

前者在数次骚操作中输掉音乐版权大战,以至于在一片纪念的挽歌中,走下互联网舞台;后者也因疫情的此起彼伏而面对不稳定的票务市场,转型何方犹豫再三。

从各种买买买,到反腐、换帅、关停部分业务、转型——阿里大文娱这些年好像就从没消停过,虾米的转型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光脚不怕穿鞋”的背水之战。

它未来的业务触达了新的领域,同样在与各方的合作中,树立起新的对手。

在线下复活虾米

虾米的转身过于突然。

从今年年初虾米宣布停服,在线音乐市场的关注点随后集中在网易和腾讯身上。

网易云音乐暂缓IPO,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放弃唱片公司的独家音乐版权,关停的虾米,在短暂的纪念后,很快被遗忘。

知情人士许远(化名)向AI蓝媒汇透露:“此间阿里内部一直不愿意完全放弃虾米,如何利用虾米在音乐市场的影响力,将其转战线下演出市场最终成了共识。”

“虾米关停时,有限的版权基本已经到期了,要说影响力,其实虾米本身就是一个IP。”

今年4月,虾米IP短暂闪现。

“虾米影视音乐”的橙色字样曾出现在一场演出的海报上,但并未被关注。而到了7月,有媒体发现阿里注册了新商标“虾米音乐娱乐”。

猜测纷纷而来,但当时没人想得到虾米的归属会是阿里旗下的另一家公司——活跃在演出票务市场的大麦网

许远认为,虾米与大麦的联姻,其实早在2016年阿里整合天天动听、虾米音乐并推出“阿里星球”时就有过这样的考虑,“当时就想把大麦网一起整合过来,利用大麦的线下优势,推线下演出市场。”

但当年因为种种原因,大麦并未参与这场整合,而阿里星球的项目最终也不了了之——外界对虾米的看法一直是过于理想化,因此当阿里再次拿起虾米,并将其由播放平台转型为音乐厂牌时——这看起来更像是一门生意。

“阿里大文娱肯定是不想、也没有精力再孵化一个虾米APP这样的产品了,所以给大麦去做,正好大麦也在转型线下演出,而且大麦的副总裁尹亮是音乐圈内人,他对虾米是有感情的。”知情人士分析。

公开资料显示,在加入大麦之前,尹亮曾历任新浪音乐主编、乐视音乐CEO、在成立虾米音乐娱乐厂牌后,尹亮以主理人的身份对媒体表示:“虾米音乐娱乐将以‘看见不同’为厂牌精神主旨,全场景、多赛道组织内容创新、研发IP,构建新型消费综合体,引领现场音乐创新发展。”

“在阿里内部,虾米和大麦是同等级别的,但这次虾米联姻大麦,实际上是由大麦孵化另一个虾米厂牌,至于孵化的怎么样,就看大麦自身的实力了。”许远说。

大麦和虾米凭什么组合?

虾米音乐娱乐的业务主要有三块:内容、场景和音乐人。

9月24日,当大麦宣布成立虾米音乐娱乐内容厂牌时,一个新的独立音乐演出事业部也组建起来——虾米想要在线下复活,要依托大麦在现在市场的资源与经验。

许远做了一个比喻:“大麦更像是太乙真人,虾米则是哪吒,大麦用资源去复活他。”

成立于2004年的大麦网,业务一直垂直于综合类现场娱乐票务营销,覆盖演唱会、话剧、音乐剧、体育赛事等领域。2017年3月被阿里全资收购,并在当年9月升级为阿里文化娱乐集团现场娱乐事业群。业务也划分为大麦网、MaiLive、麦座三大版块。

全资收购大麦网,对于阿里大文娱来说意味着什么?

2020年9月,在一场大麦网战略发布会上,时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兼CEO俞永福曾说:“大麦是阿里大文娱打通线上线下的关键环节。”

但实际上,大麦的业绩一直不理想。据大麦网官网介绍,大麦网的市场份额占国内可市场化票务部分的70%以上。而据新浪财经在2017年的报道中指出,主营业务演出票务代理的利润率大约只有5%,大麦网尚未实现盈利。

尽管如此,卖了十几年票的大麦网,与大到迷笛、摩登天空这样音乐节专业户、小到各城市的LiveHouse、户外舞台、艺人工作室,都有着着良好的关系。

“大麦要用虾米这个IP把市场撬动。”

今年5月3日,大麦就联合优酷、虾米影视音乐共同打造了国风剧集主题演唱会,这是一个好兆头,这场演唱会在豆瓣评分9.5。

大麦总裁李捷曾向媒体表示:“大麦在现场娱乐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未来,我们希望能将这种经验转化为新的生产力。”

可虾米有什么?似乎除了IP,虾米什么都没有。

许远认为,“虾米原来是一个互联网产品,转型后要做线下演出,这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是虾米的竞争对手也足够强大。”

谁是虾米的竞争对手?

虾米转型音乐厂牌,竞争对手是谁?

首先是腾讯。

音乐场景是虾米音乐娱乐的发力点,而在这一领域,腾讯从2020年初就已经切入。

当时,腾讯音乐宣布推出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采用线下筹办+线上直播以及纯线上呈现两种形式。

在腾讯音乐2020全年财报中,对TME live这样介绍:TME live与全球百余位知名音乐人合作,举办超60场线上演唱会。同时通过品牌合作、增值服务,开拓出更多商业化渠道。

音乐场景,腾讯音乐发力点在线上,而虾米音乐娱乐则利用大麦布局的66LiveHouse来吸引眼球,比如北京、天津、杭州这样的城市都有大麦66LiveHouse并常年承接明星走穴、乐队商演。

可问题是,转型为厂牌的虾米音乐娱乐,旗下并无艺人,这与腾讯“TME live与全球百余位知名音乐人合作”形成鲜明对比。

虾米需要寻求合作。

“虾米要做现场音乐节,也需要找大公司合作,比如摩登天空、迷笛、麦田这样的公司,如果不寻求和他们合作,演出场地再大,没有乐队或歌手登台,谁来看?”一位熟悉线下演出市场的人士对AI蓝媒汇分析。

但合作之外,竞争也因此显现。

实际上,大麦自身和多家音乐公司、明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彼时尚未转型的虾米和大麦,还属于音乐平台和票务服务商,这样关系在商业上并不冲突。

但现在,线下演出市场除了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又杀进来虾米,市场格局在未来或将有变。

“但现在虾米音乐娱乐和大麦联手进入演出市场,这种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一方面需要摩登天这样的音乐公司旗下艺人登上你的舞台,另一方面,这个舞台反过来又成了草莓、迷笛的直接竞争对手。”

“这也是为什么虾米的另一部分业务——培养艺人、创作人,他们不愿意多谈。你这边用着人家的乐队,自己还培养着艺人,这也是个难题。”许远说。

现在,虾米和大麦的首秀将要开张,7天的演出阵容豪华,但转型厂牌的虾米和搞现场演出的大麦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毕竟除了老牌音乐公司,B站等互联网新秀也在音乐上不断加码,通过综艺等形式培养自己的年轻创作人,虾米音乐娱乐能押中这一波吗?

【本文作者黑羊,由投资界合作伙伴AI蓝媒汇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